顾笙

《她笙》

8.改变
     是冬天了,纷纷扬扬的雪花下着,这是南方少有的大雪。只是…大雪之下…是什么呢?
      笙穿着一件粉色的外套,拿着热好的牛奶,在高三的班外等着。“经过了暑假,终于不用在他后面一直看着他了,可以和他并肩站在一起,真好。”笙心里是这样想的。
      她终于学会了在冬天的时候给喜欢的人织围巾,热牛奶,穿粉红色的外套,用温暖的眼神注视着别人,她越来越像她。
       现在也有人会说“你知道高二的那个谁嘛?一直纠缠着学长呢,真讨厌。”“诶诶?我接触过她的,其实人不坏,只是看上去难靠近而已。”“是嘛,算了吧,我们学长也可能会喜欢她的。”“是啊是啊,说起来她也怪可怜的,单亲家庭,赌鬼的爸爸。”
      “你说,我现在算是受欢迎了吗?”笙看着衣柜底下那件黑色的羽绒服说“我不喜欢粉红色,甚至在寒冬也不会去热牛奶,我喜欢那种冰凉液体在肠胃中流动的感觉,我和我爸一样,骨子里都是冷血动物。”只是,蛇,有的时候偶尔也会想晒太阳吧,即使付出惨痛的代价。
       “我有的时候很羡慕你,一切都那么自然,就像是你本来就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一样,但你是我的派生物啊,你怎么能活得那么心安理得呢。”
9.七月
        七月的阳光强烈,有独特的味道,融化了冰激淋,塑造了一颗冰冷的心。
        “你听说了吗?学长和校花在一起啦!”“真的吗?他们两个好配哦。”“是啊是啊,不是说之前那个谁谁谁和学长在一起吗?”“估计只是单方面喜欢了,学长也是看他可怜才没拒绝她吧。”“学长那么好的人,肯定不会拒绝的。”“喜欢他们两个能一直在一起,毕竟毕业季分手季嘛。”
       记忆中他和我说的最长的话,就是那天我在食堂里看见他和别的女生在一起的时候他和我说的那番话。“你根本就不是喜欢我吧,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不管是沉默的时候还是笑的时候,我都不能从你的眼睛里看见我,你温暖的目光好像是透过我,看向另外一个人。你的穷追不舍只会让我感到窒息,其实你谁都不爱,你只是爱你自己。”
      “你说可笑吗?他和我说那么多不是解释他和那个女生的关系,居然是指责我,我为他付出那也多,改掉我所有的喜好,去迎合他,为什么会换来这样的结果?”
10.结束
    “他转过头来看向我
眼中有南方经年不遇的大雪。”
      她从床上猛的做起来,嘴里呼呼的喘着气,天光从床帘上透出青黑的颜色,她从床头柜上摸到手机。“凌晨四点,最近总是梦见高中时候的自己。”
       “记忆中,我总是记不清楚那个男人的脸,但是他的那一番话总是透过时间不断重复在我的脑海里。配合起你离开的时候给我写的那封信,真是讽刺。我有的时候,我打开浴室的灯,脱光衣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抚摩你走之后在我身上留下的疤痕。我记不清那些伤疤的故事了,只是每次用热水清洗的时候,还是会感受到明显的疼痛。
    我想,这么多年之后,我终于明白,他说的那番话的意思。我大概是喜欢你的,但我一定是恨你的,你好像夺走了我所有的一切,带给我悲痛,但我就是在这极度的病态中依赖上你,后来你又决定离开,背影坚决,留我一个人在七月,你是个坏家伙,你选择这种方式,让我铭记你一辈子。我恨你。
       写日记的习惯也是你带给我的,你让我知道没有什么会永远陪伴我,甚至我的这些文字在多年之后都会消失。现在不会,我把我的日记,和你留给我的最后一样东西放在一起,我爱你,我恨你,交由它们去评说。”
     上海的夜晚总是异常的冷清,大概是白天繁华过了头。笙在落地窗前,回想起自己的半生,好像没有什么值得纪念,下意识的摩挲手上的戒指,想起明天还要去民政局。喝完杯子里的红酒,上床,抱着那个男人睡。肌肤接触的冰凉感,混合红酒,让笙的意识更清醒,她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和这个男人认识的。依稀是在刚来上海的时候打拼?还是自己已经事业有成的时候?或者是某个雨天的咖啡馆里?
       都不重要了,这个男人会陪伴我一生,算不上温暖,只是不孤独。
      “你为什么会和我在一起”笙问过他。
        “你转头看向我的眼睛里
有南方经年不遇的大雪。”
                                                                       END

随笔

中午睡醒的时候,她感到一阵失落。即使知道还有时间继续去睡一觉,但是心脏那个地方空落落的。
大概是因为…那种一觉睡醒的高兴不知道和谁去分享。她突然开始想念在家里的时候,爸爸妈妈总是在这个时候做好饭菜,叫她起床吃饭。
这种情绪在年末的时候突兀的出现。她双手播下那个熟悉的号码,停下了。空气中的尘埃随着天色忽明忽暗的跳动,她不能说她过的不好,她一切都好。
穿好衣服,下楼买了一个面包,这是她的晚餐。

她笙

  毫无头绪,把自己去理发店新做的头发弄乱。湿漉漉的头发,伴着烟圈。最后,在这个季节,让肉体,愉快的死亡。
                              1  初生
          无以计数的生灵从母胎开始孕育,早在女娲造人之前,她就知道,她不属于任何一类,人类?动物?或者是细菌?通过子宫,脐带,和母亲的肚皮。她,初生。仿佛前世的孟婆汤不够多,那些晦暗的记忆是从前世流传下来的吧。
                                2七岁
          你看那些可爱的孩子,会忍心把他们掐死吗?
她,躲在桌子下,耳边有父母的吵架声,打骂声,摔碎的玻璃声。“你说,人,为什么要活在世界上呢,即使活下去这么的困难。”后来,这个女人和男人离了婚。男人带着七岁的她四处流浪。
                                 3十岁
          即使在人们眼里还是个孩子,却已经在脸上布满了生活的痕迹,使同龄的孩子排挤她。
“笙,你说,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她望着镜子里的自己说。只有十岁。
                                 4少不经事
          干练的短发,和阴郁的气质。她成长成了一副如此矛盾的模样。她的体内有两个自己,一个白天,一个黑夜,一个坚强一个脆弱。“笙,那个男人让我继续读书呢,说来也是可笑,他无非是想把我困在他身边,让我照顾他吧,即使他想让我成为一个更好的人,也只是为了供养他吧。”她抚摸着伤痕说。
          “笙,我十五岁了,我在这个学校里,没有朋友呢,但我知道你会一直在吧。”有细碎的阳光透过树荫照在她的脸上,菱角分明。“笙,我喜欢上了一个人呢,看他的时候觉得,他的身上散发着光芒,你说,他是来拯救这个脆弱肮脏的我吗?”一个生活在春暖花开之地,一个却一直在阴雨霉湿之地,两个极端。
“笙,我会喜欢他,大概是因为他是我一直很想成为的那种人吧,对于我来说,他是另一个你。”
                                 5分歧
            是夜。“喂,我叫笙,一定要记住哦,我喜欢你。”随后蹦蹦跳跳的走开了。就像是水里的一条鱼。
            “笙,你去见他了。如果我最喜欢的两个人在一起的话,我一定会很高心吧。嗯,一定会吧。你和他如此的相似,都属于被阳光普照的孩子啊。可是为什么我的心里是如此的难受呢。”都是世界上的芸芸众生啊,为什么如此不公平呢,光明是属于光明的,而黑夜就让他回到黑夜吧。她们是两个如此矛盾的存在,性格阴郁在白天,性格活泼在黑夜。
             她们属于同一个应该被腐烂的肉体。
                               6分离
             “笙,我爱你,就像爱夏日的风一样。”她说“笙,我想占有你,就像占有他一样。笙,我知道我很自私,但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就到这里吧……结束吧这一切。”她的手掌上已经有淡淡的烟味,还有几条新增的伤疤。“笙,你属于我属于夏夜的风,笙,我属于我自己,属于冬日的阳。就这样永远分开吧,完全分裂出来吧。”
             知道上帝么?他一直是真实存在的。相信命运么?
                               7流言
              风会说话,告诉每一个经过它的人。
    笙说:“他们都说我骨子里放荡,喜欢勾搭男人,我也不是没有看见他们的眼神,或许他的魅力就在这里吧,像你一样吸引我。”于是小心翼翼的靠近,褪去戾气,换上粉色的小裙子,一点一点的,装做很开心的样子,埋伏在他出现的每一条小路上。“如果是你的话,也许就不用这样了吧,不是也许,是一定,谁会不喜欢你呢。明晃晃的笑,身上有温暖的气味,还有白色的飞扬裙角。可是,我也,喜欢你呢。”她始终舍不得杀死她吧。这样病态的时候不断纠缠的感情,就像雨前的蚂蚁在大地上不断的爬,杀不死,割不断。
   “快看,今天的天空特别好看。”她一直都很无忧无虑没心没肺。她旁边的男生也笑得特别好看,有晃眼的小虎牙。这种事情是不会发生在笙上的,那是她期待的,她一直不敢触及的境地。
   “你知道我的存在吗?知道了的话会嫌弃我吧。没有人会喜欢这样的我吧。”
她一直自卑的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也不算自卑吧,她有她自己的态度,她只在乎那个生活在阳光里的人。
而她呢?成群结队,四海之内皆兄弟。永远没心没肺,充满活力又自信。开心和难过都挂在脸上的少女。
8.改变

“她说,我爱你。”